<form id="9j5xr"><listing id="9j5xr"></listing></form>

    <form id="9j5xr"></form>

    <address id="9j5xr"><dfn id="9j5xr"></dfn></address>

      <address id="9j5xr"><dfn id="9j5xr"></dfn></address>
        <sub id="9j5xr"><dfn id="9j5xr"></dfn></sub>
        <address id="9j5xr"><var id="9j5xr"><ins id="9j5xr"></ins></var></address>
        <address id="9j5xr"><dfn id="9j5xr"></dfn></address>
        <thead id="9j5xr"><var id="9j5xr"><ins id="9j5xr"></ins></var></thead>

        <sub id="9j5xr"><dfn id="9j5xr"><ins id="9j5xr"></ins></dfn></sub>
        <sub id="9j5xr"><dfn id="9j5xr"></dfn></sub>

        “非體育行為”重磅罰單接踵而至,中甲為何比中超更甚?
        2021-05-21 20:03:31

        北京時間5月21日,中國足協再次開出了重磅罰單。中甲球隊梅州客家隊體能教練楊德欣在第六輪比賽中用手掐向裁判員頸部進行推搡,造成社會不良影響,被處以進入替補席6個月,罰款10萬元的重罰。而就在前一天,同樣是中甲賽場接到了大罰單,成都蓉城隊球員李建濱被禁賽10場,罰款10萬。接二連三的罰單蜂擁而來,相對而言中甲的“戾氣”似乎比中超更甚。這是為何?

        紅牌數對比:中超中甲旗鼓相當,都很多!

        本賽季的中超聯賽,可以說是相當“難看”,大牌球員紛紛離開,進球少,場面令人昏昏欲睡,失誤不斷,0:0的悶平不少。

        不止是比賽難看,紅黃牌還滿天飛——中超聯賽截至5輪戰罷,產生了8張紅牌,分別是舒尼奇、鐘晉寶、趙宏略、姆比亞、叢震、買提江、童磊和朱挺,涉及俱樂部分別為河南隊2張,武漢隊2張,天津隊1張,上海海港1張,大連人1張、青島隊1張。對比2020賽季前5輪比賽共出現了5張紅牌,本賽季紅牌方面相比上賽季是有明顯的上升趨勢。而場上犯規過多,對抗、沖撞、鏟球等頻頻發生,造成的一大后果就是傷病不斷,尤其是骨折。艾哈邁多夫、布亞圖雷、比埃拉、彭欣力和曾誠都已遭遇重傷。

        而中甲賽場呢?光看紅牌,似乎和中超沒太大區別。截至5輪戰罷,中甲產生的紅牌5張,其實比中超還少,分別是趙和靖、李建濱、儲今朝、東航、王子豪,涉及貴州、成都、南京、北體大和北理工五隊。但截止到5月20日,中甲第六輪已經結束的幾場比賽中又產生了5張紅牌,分別是史亮、楊德欣、朱朝慶、張萌琪和米哈伊洛維奇。中甲第六輪單輪聯賽在沒有全部比完的情況下,紅牌數量已經等于前五輪的總和。

        兩級職業聯賽,紅牌的數量都可以稱得上相當多了!

        惡劣程度相比:中甲的“非體育行為”更多

        雖然兩級聯賽紅牌數量差不多,但對中甲開出的罰單,似乎要遠比中超“震撼”。李建濱停賽10場罰款10萬,楊德欣禁止進入替補席6個月罰款10萬,這讓中超“甘拜下風”。

        楊德欣“鎖喉”一瞬

        從中國足協在2021年頒布的《中國足協紀律準則》第五十四條看,在“對比賽官員實施不當行為”一條中明確提到,一種是“實施非體育行為”,包括“指責,使用攻擊性、侮辱性或辱罵性的語言、手勢或動作”,這種行為的處罰標準是至少停賽5場,并至少罰款5萬元。而另一種規則是對比賽官員實施“暴力行為”,包括“肘擊、拳擊、踢打”,可以給予停賽6個月,并罰款至少10萬元的處罰。所以,對于中甲開出的兩張重磅罰單,確實是“有章可循”的。

        李建濱辱罵+砸裁判

        除了李建濱和楊德欣之外,中甲賽場內的一些吃紅牌的暴力犯規,也充滿了戾氣。趙和靖的兩黃變一紅就是“發泄情緒”;米哈伊洛維奇的紅牌是“報復性蹬踏”;史亮的紅牌也是對此前判罰不滿之后的“故意踢人”……換句話說,這些都可以算作“非體育行為”范疇。

        趙和靖兩黃變一紅

        米哈伊洛維奇報復踩

        史亮的憤怒一踢

        而相比較而言,中超這樣的行為還是在少數。到目前為止,只有鐘晉寶是因為辱罵裁判被紅牌罰下,并且被追加停賽5場罰款5萬。更多時候,中超的暴力犯規是拼搶兇狠、技術動作不到位引起的,即使像朱挺那樣賽后被足協認定為故意踩踏的行為,朱挺本人也是極力否認故意犯規,且在第一時間向宋龍道歉。

        從惡劣程度來看,中甲的“戾氣”,似乎比中超還要大。

        誤判不少,比賽沒有VAR或成中甲暴力橫行誘因

        本賽季中甲,是沒有視頻助理裁判(VAR)的。在大多數聯賽已經普及VAR的情況下,中甲聯賽不設VAR,這就意味著一切判罰只能依靠當值裁判的火眼金睛了。

        然而可惜的是,中甲聯賽裁判水準并沒有達到理想的程度,接二連三的誤判,導致了教練和球員抱怨聲聲,客觀上也助長了球員的賽場暴力行為——一方面是裁判不作為,讓比賽尺度趨于失控,大動作不斷卻又不用吃牌;另一方面是裁判的誤判讓球員產生了報復和發泄情緒,導致暴力行為發生。

        如前文所述,趙和靖、史亮、李建濱和楊德欣“發作”的誘因,都是對裁判判罰的不滿。而更直觀的例子是第三輪昆山隊對陣成都蓉城隊的比賽,場上多次判罰存在爭議,成都隊對昆山隊實施了多次踹人和暴力鏟球行為,主裁都沒有判罰,反而昆山一犯規就響哨,執法尺度不一……如果有VAR,這一切都可以避免。

        關注度不高,球員生存狀況堪憂亦是中甲的難題

        眾所周知,中國的職業聯賽目前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很多球隊經營狀況不佳,俱樂部欠薪、解散時有發生,不少球員失業。想要安安穩穩踢球謀生,這在中超也不一定能夠完全實現,更何況是更低級別聯賽。從此前的報道來看,中甲有球隊強制更改球員合同達到降薪目的;有球隊一拿到準入資格就把所有原來的球員趕走;有球隊常年欠薪。部分球員完全是“弱勢群體”,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在這種情況下,“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的“煩不了”情況發生,也就不奇怪了。

        如今,中超的關注度已經幾乎降到了冰點,而中甲聯賽水平不高,更不會受到主流媒體的太多關注,再加上疫情之下的賽會制比賽,各球隊的地方媒體也很難對比賽形成持續的報道和關注。一旦出現“頭條”,大多都是類似重磅罰單這樣的負面新聞。

        這不止是中甲聯賽目前的難題,也是整個中國職業聯賽的難題。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晨瑆 孫云岳 張昊

        校對 李海慧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观赏网